王軼:做有想象力的法律人

作者: 時間:2019-06-28 16:14:28 來源: 瀏覽:1803 次

□王軼(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

六月的人大校園,總會跟平時有一些不同。每每在夜晚穿行明德廣場,總會時不時地邂逅身邊匆匆表達的愛情、難以割舍的依戀、躊躇滿志的憧憬,當然,也一定少不了略微有些感傷的歌聲。“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中文真是世界上最優美的文字!明明就是一個又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漢字,合在一起就產生了一股特別的力量,讓離愁別緒剎那間涌進心房,久久都揮之不去。人生大抵就是這樣,就是一段一個送別接著又一個送別的旅程。但是我相信,永遠都送不走的,是我們人大法律人的堅守和理想;永遠都送不走的,是我們作為人類一份子的溫情和善良。

當孩子向您提出您感覺難以回答的問題時,就是家庭關系發生天翻地覆改變的時刻,這是孩子已經長大、開始獨立、走向成熟的表征。我一直懷著難以言表的復雜心情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這一天終于來了!就在6月13日我陪同韓大元老師到烏蘭巴托參加“第六屆亞洲法學院院長論壇”的前一天,正在讀中學的兒子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爸爸,你覺得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區別在什么地方?”

我停下來,認真地想了想。是啊,人和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究竟區別在什么地方?是人有感情,而這個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沒有感情嗎?在我的手機里收藏著一幅照片,據說這張照片的拍攝者在拍攝完畢之后,就一直陷于抑郁癥不能自拔。這是一張怎樣的照片?群豹在追逐一只母鹿和兩只鹿寶寶。以母鹿的奔跑速度完全可以逃脫這群豹子的殺戮,但她卻停下了自己奔跑的腳步,任由群豹撲到自己的身上,撕咬自己的身軀。在即將被撕成碎片的瞬間,她驚恐哀怨的目光透露出一絲欣慰,眺望著前方逃離了群豹攻擊的兩只鹿寶寶。這是出自本能的愛,可以劃過時空跨越生死!動物沒有感情嗎?!前幾天的微信朋友圈,刷屏的是一組讓人動容的照片和一段讓人淚目的文字:一只小貓,流浪在街頭,被發現時邋里邋遢,瘦得不成樣子。而她的身旁,躺著媽媽的尸體。媽媽不知何時,早已離開了這個世界。小貓卻不離不棄,不斷舔舐著媽媽已經沒有了溫度的身體。小貓白天依依不舍地守在媽媽身旁,到了晚上才外出覓食,渴了就喝街邊的積水,餓了就嚼路邊的樹枝,好不容易在垃圾堆中找到一片肉,骨瘦如柴的她一路飛奔到媽媽身旁,要把這片肉送給媽媽。動物沒有感情嗎?!在這一點上,人可能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沒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如果有,那也應當是動物尚深情,人當情更深。

人和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區別究竟在什么地方?是人有思想,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沒有思想嗎?著名哲學家加繆說過,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是啊,生存還是死亡,才是真正需要嚴肅對待的哲學問題。但只有人類才會面對這一問題嗎?我們在無數場景中可以看到,無論是禽獸還是草木,都會面臨生存還是死亡的選擇。我們怎么知道它們就沒有對生存還是死亡的問題進行過認真的思考?母鹿的生死抉擇,小貓的不離不棄還不能讓我們作出應有的判斷嗎?如果說在這一點上,人類和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真的有什么區別的話,那可能就是人類是用自己看得見、聽得懂、摸得著的方式表達了對生存與死亡問題的思考,而且人類在這個需要嚴肅對待的哲學問題之外,還思考了很多不需要那么嚴肅去對待的問題。

人和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區別究竟在什么地方?我想起自己中學時代在教科書上看到的一句話——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區別就在于人會制造和利用工具。這真的就是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區別嗎?著名的人類學家Jane Goodall女士經過多年觀測和研究發現,黑猩猩是可以制造并且利用工具的。她的導師——同樣是杰出的人類學家和考古學家Louis leakey說了一段著名的話,“我們現在必須要重新定義工具、重新定義人,不然我們就得承認黑猩猩和人沒有什么差別。”看來,在制造和利用工具的問題上,如果說人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真的有什么區別的話,一定不是只有人才會制造和利用工具,而是人會制造和利用更為豐富和復雜的工具。

在我看來,人和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最大的不同就是人總會賦予自己的行動以意義,并在賦予意義的基礎上展開充分的想象。人類大概是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中最富有想象力的物種!人類以外,這個地球上其他的生命都嚴重依賴大自然先天給定的條件。但人類不一樣,人類從來沒有滿足過自己的生活條件和生存環境,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工業社會到信息社會,從信息社會到智能社會,人類向前邁出的每一步,無不閃耀著人類想象力的神奇光芒。人類的發展,就是一個不斷展現想象力,并把想象轉化為現實的過程。我們想像鳥兒一樣在天空翱翔,于是我們有了飛機;我們想像魚兒一樣在海里遨游,于是我們有了輪船;我們希望足不出戶,就能獲得自己需要的商品,于是我們就有了電商。是啊,人類能走多遠,根本上還是取決于人類的想象力有多強!

推動社會的發展,需要人類展現自己的想象力;推動法治的進步,同樣需要法律人展現自己的想象力。這是一個特別需要法律人展現自己想象力的時代!當我們著手進行一部法律的起草,當我們著手進行一部法典的編纂,以前幾乎所有的問題都能夠從其他國家和地區現成的文本中找到可供參考的答案、可供借鑒的經驗。但是站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我們會發現,我們面對著越來越多人類以前從來沒有給出過答案的問題。無人駕駛機動車肇事致人損害,如何進行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的承擔?是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的翻版?還是產品責任的無差別適用?需要我們去給出答案。還有應該賦予人工智能在民法上什么樣的法律地位?這些都需要我們法律人運用想象力,去給出答案的問題。

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如何做出我們的回應?人類幾千年的生活經驗告訴我們,挑戰和機遇總是攜手而來,相伴而生。前所未有的挑戰一定同時意味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如果說迄今為止,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向世界展現的主要是我們的學習能力的話,那么改革開放未來的四十年,未來的七十年,未來更長的歷史時段,我們需要向世界展現的,應當是我們的想象能力:面對人類還沒有給出答案的問題,我們要給出適合我們的答案,并能夠對人類有所啟發;來到人跡罕至的領域,我們要留下探索的足跡和扎實的腳印;我們要在還沒有路的地方,披荊斬棘,篳路藍縷,走出一條自己的路!這不但是在人類面對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作為一個有著五千年生生不息、綿延長久文明的民族必須承擔的歷史使命;更是一個過去百余年來不斷從人類共同文明中吸取營養的民族,能夠為人類文明送上的最好的回饋。人大法律人,應當有這樣的理想,應當有這樣的抱負。我們正身處一個重要的歷史節點,我們正在創造歷史,此時此刻,人大法律人必須出場,不能缺席。

在離別的時候說這些話,可能有些沉重。但我想,大家和我一樣,真心希望當我們的國家和民族需要法律人挺身而出的時候,能夠看到我們人大法律人,能夠看到在座各位同學的身影。希望你們在人大法學院過去兩年、三年、四年或者更長的時間里所學習的知識和積累的經驗,是你們登高遠望的肩膀,而不是禁錮你們想象力的高墻。

(文章為作者在2019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辭節選)

七乐彩开奖号码